足迹历史网>中国历史>清朝历史>正文

鸦片战争前因驱逐“番妇”引起刀兵相见

发布时间:2016-08-09 15:35:52作者:
  道光十年(1830),在广州发生过一次洋女逛街事件,几乎让鸦片战争提前了10年开战。这一年的10月4日,英国东印度公司驻广州的大班(东印度公司最高领导层之一) 师偕同几个外国女人从澳门来到广州省城,坐着绿呢小轿,大摇大摆地住进了商馆。此后,一连几天,在 师夫人带领下,几个穿戴时尚的外国女人坐着绿呢轿,到处观光。谁能料到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她们竟然成了一场外交风波的主角儿。
 

  因驱逐“番妇”引起刀兵相见

  “番妇”(晚清官方资料中对西方女性的蔑称)如此招摇弄得满城风雨,官方震惊。因为夷人私带家眷入广州,以及私自坐轿入商馆,都是中国官府曾明文规定禁止的。于是,中国政府责成时任两广总督的李鸿宾亲自过问,并令外商退回澳门,不许在广州省城停留,同时禁止夷人乘坐肩舆(轿子)。

  一场轰轰烈烈的外交交涉活动就此拉开序幕。当 师收到中国政府发来的公文时,并不领会中方提出的交涉;而英国商人雅各等,也拿着商行通事翻译的汉字禀帖,亲自跑到靖海门外呈递,表示外商留在广州商馆,如果不准携带家眷,实属不人道。李鸿宾对洋商的抗议申诉禀帖也不加理睬。最后事态发展成刀兵相见--中方通告:如两三天内, 师仍不遵命将夫人送回澳门,将派官兵进入商馆,实施驱逐。

  对此,外方派出水兵百余人,携带轻便枪炮,午夜在商馆码头登陆,实施布防,保护商馆。

  就这样两相对峙,“番妇”问题使中英剑拔弩张,大有一触即发之势。实际上,双方都不愿意把事态弄僵。广东官员怕涉外事件激化,难以向朝廷交代,于是急忙派洋行商人出面做输导。最后,还是英方先让了步,向清政府报告了派兵保护商馆的原因,并说如果中国官方肯保障商馆安全,水兵和枪炮自当撤去。在得到李鸿宾的保证后,英国水兵撤回到兵舰上去了。

  水兵撤了,但 师夫人以照顾有疾病的 师为理由,并没有立即回澳门,等玩够了,才动身回澳门。

  乾隆锁国只许英商在广东贸易

  为了开拓贸易,乾隆二十年(1755)六月,英国东印度公司派出英国的第一位“中国通”,开始到浙江沿海投石问路。这位英国人在广州贸易多年,通晓汉语,熟悉行情,汉语名字叫做洪任辉。他偕同公司大班汉森,乘船直抵浙海关宁波口岸。宁波在康熙年间是开放的口岸,后来因海岸滩浅水急和商人资本薄弱,被英商逐渐放弃。英船久不北上,此时忽然闯入海滨要地,乾隆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对浙江海防的忧虑。

  为阻止英船北上,乾隆帝采取了一种折衷的方案:不宣布禁令,而是提高浙江关税,让外商无利可图。奇怪的是,浙海关税额的增加并没有吓跑英国商人,不久,乾隆得到信息:英商宁可多交税也要到浙江贸易。

  为处理浙江海关事宜,乾隆帝将熟悉广东外贸的两广总督杨应琚调任闽浙总督。杨应琚接连上了两份调查报告,认为浙江不比广东有虎门之险可守。浙江海面辽阔,无险可守,洋船扬帆就可以直达腹地。奏报中不无担心:洋船上装载炮械云集天朝商港,这对于沿海清军水师是个巨大的威胁。乾隆当即朱笔批示:“所见甚是。”然后分别密谕两广总督李侍尧和闽浙总督杨应琚:“口岸定于广东,洋船不得再赴浙省。”这就是给大清国的海疆政策带来划时代变动的 “一口通商”上谕。

  接下来,英国商船在浙江被逐,清朝沿海官兵处处设防,英商不得不按照老规矩回到广州。但是,事情并未了结。乾隆二十四年(1759)七月,一艘三桅小洋船“成功号”出现在天津大沽海口,英印公司派洪任辉北上京师,向清廷控告粤海关腐败勒索和广州洋行垄断贸易,并请求开放门禁,自由贸易。

  一个西洋人胆敢跑到天津来告大清帝国海关的状,这让乾隆感到十分震惊。他召开军机大臣会议,决定派遣京官将洪任辉从陆路押解回广州,福州将军新柱从福建省前往广州,会同两广总督李侍尧一起在广州会审。

  这场洋人控告案最后的结果是,双方各打50大扳,粤海关监督李永标被撤职查办、抄家流放,洪任辉以“沟串内地奸民,违例别通海口”罪,被遣送澳门圈禁3年。

标签:鸦片战争 刀兵
历史人物历史故事野史秘闻老照片
人物故事野史老照片
热门推荐